当前位置:首页> 中瑞培训> 学员感想

我国企业海外社会责任:渐进中的全球企业公民角色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中国电建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 王哲

2017年9月11日-14日,有幸代表电建国际公司参加了由商务部、瑞典大使馆主办,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承办的第十八期中国瑞典企业社会责任培训班。在培训班上,系统地学习了瑞典企业社会责任政策介绍、负责任企业行为与管理尽责、负责任的供应链管理、责任竞争力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国企业境外可持续基础设施指引》解读及案例解析、助力“一带一路”地区实现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以及政府在促进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作用等议题,开展了企业社会责任交流研讨,内容充实,节奏紧凑,实战性强。现将相关学习心得总结如下。

一、企业社会责任的内涵和领域不断拓展

在培训中,我们系统的学习了负责任企业行为(RBC)理论。梁晓辉老师介绍RBC理论的时候着重分析了其与CSR的区别,强调了RBC的“国家责任”和“不与业务相关”这两大区别于CSR的核心特征,结合殷格非老师对社会责任“必尽责任”、“应尽责任”、“愿尽责任”的三类区分,这就将企业社会责任的内涵进一步细化。对于供应链上的尽责管理行为,则是从RBC角度提出的具体管理方法和实现路径,具有比较好的指导意义。企业社会责任是市场经济下的一个概念和现象,随着经济全球化而进入不同的文化当中,其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地丰富。中资企业在海外经营中,需要不断吸收这些最新理论和实践成果,才能有效地提升海外经营的质效。

二、我国企业海外社会责任是渐进中的企业公民意识和角色问题

在海外经营的语境下讨论企业社会责任,对于中资企业来讲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这是因为国内外经济社会发展传统不同所造成的。传统的中国社会,政府和企业形成的是二元结构,政府是全能型政府,企业是全能型企业,公民生活在法团主义的“单位”当中,诉求都能够通过单位、政府来解决,不需要借助其他的社会力量达到目标。改革开放之后,随着行政体制和经济体制的深刻变革,政府职能和企业职能都收缩,中间地带正在发育形成一个具有独立功能的“社会”,这就逐渐形成了“政府-企业-社会”类似公民社会的三元结构,但是这个过程十分缓慢。在此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中资企业,对于如何有效处理政府和社会的关系是缺乏经验的。但同时,西方公民社会理念、政府再造运动已经席卷全球数十年,多数国家受其影响,形成了“有限政府”和“公民社会”两个核心概念,因此在这个环境中成长的西方企业的公民意识根深蒂固,并且随着经济全球化,将这种理念带到全世界。

因此,“企业公民”(Corporate Citizen)概念十分重要。“企业公民”的提法始于20世纪80年代,美国波士顿学院企业公民研究中心认为:“企业公民是指一个公司将社会基本价值与日常商业实践、运作和政策相整合的行为方式。”企业公民意味着企业的独立人格以及权利与义务的统一。在这个意义上,企业作为具有独立法人人格的社会成员,享受作为企业公民的义务,但是同时也被要求履行对应的法定义务,更在社会道德的约束下,也要承担很多道义责任。这对于中资企业来讲,传统观念中通过找政府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概念遇到了瓶颈,强大的社会力量横亘在中资企业海外业务面前。

从企业社会责任到企业公民,本质上是一个全球公共治理问题。因此,我们无论是从战略还是行为上认识、实践企业社会责任,都必须正视“公民社会”的存在,接受海外经营中企业自身作为一个平等的“公民”的现实,在责任管理和行人行为上,用作一名合格公民的标准要求自身,这是最基本的行动方案。中资企业“走出去”三十年历程,实际上正是渐进中的企业公民意识和角色觉醒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是企业要履行社会责任,我们也要追求自身所应当拥有的公民权利,实现国民待遇。这个渐进的过程,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将会逐步加快。

三、企业公民角色渐进程度和效果决定我国引领全球经济政治新秩序的程度和效果

在国家对外交流交往过程中,承载经济交流职能的企业是最活跃的成分。随着经济全球化,商品和服务将企业带到了全世界各个角落。企业的国际经营成为一个国家国际实力中比较主流、核心的部分。对于我国,“一带一路”倡议体现了新时期对于引领全球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决心和实力。“一带一路”不是单纯的经济议题,是打通东西方通道、借以重塑全球秩序的政治、经济、社会等一揽子议题。中央提出的五通“政策沟通、资金融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民心相通”就表明这种整体化的认知。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资企业海外经营采用的是开疆扩土的游牧方式,“建完就走”成为这种方式的特征。面对新变化,中资企业必须调整发展战略和思维方式,从根源上就是要从“外来者”向“企业公民”角色的转变。这种转变,从某种程度上讲对我国引领新时期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速度、质量和效果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加快中资企业全球企业公民的渐进过程,需要政府、企业、社会共同努力推进:一是国家引导变得十分重要。在政策上,约束、扶持两个方面都要有所举措,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社会责任立法提上了议事日程,还需要专门对企业的海外履责形成更具体的支撑政策。二是海外经营的企业要主动转变观念,注意转向,其中国有企业要高度认识海外经营对于国家全球影响力的责任,创新方式,履行企业公民义务。三是社会支撑体系要跟进。中国“走出去”迎来多元发展时代,政府领域的对外援助团队,社会领域的公益机构、NGO组织等,在海外发挥了重要影响力。我们要整合这些资源,帮助中资企业在海外能够更好地履职尽责,实现共同促进。

四、企业公民角色的核心是“参与意识”,需要创新手段和形式

公民意识最核心是“参与”,这也意味着单纯的给予不再是企业的重心。如何能够有效参与进当地的公共治理网络是最核心的问题。

一是创新参与手段。志愿者成为近年来西方公司特别是美国公司的海外利器。以志愿者形象参与当地建设,能够快速拉近与各个利益相关方的距离,环境生态保护、员工保护、社区发展等很多社会责任议题都能够藉由志愿服务的形式来实现,同时能够充分彰显企业的价值观和企业的公民角色,不失为一种实用的社会参与方式。中国电建2017年5月成立中国电建海外志愿者协会,以“塑造有温度的中国电建”和“POWERCHINA Warms the World”为理念,组织海外员工志愿者在全球开展志愿服务行动,尝试做出一定的探索。

二是寻找参与平台。参与本地治理网络需要突破口,特别是在新国别、新市场的早期。这个过程中要重视联合国系统比如UNDP的作用,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为重点融入当地社会。对于企业来讲,联合国平台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一是与当地政府的权威联系,保证与政府的畅通对话渠道;二是对当地的熟悉程度高,能够对不同的利益相关方提出准确的判断和相关建议,能够为企业对接优质资源、减少信用风险;三是能够提升企业形象。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承办单位: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040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