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巴黎协定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2016年11月4日,《巴黎协定》正式生效。从达成、签署、批准到生效,《巴黎协定》完成最后一个法律步骤。在整个过程中,据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称,中国政府作出了关键性的重要贡献。

11月7日,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团齐聚摩洛哥马拉喀什,共同商讨如何在技术细节方面落实《巴黎协定》的框架和原则。中国已经落实了“2020年前的承诺”,希望发达国家要把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资金、技术、能力建设支持落实到位。

签署时间和生效过程是什么?

《巴黎协定》于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这份协定是确保该协定早日生效的第一步。协定签署后,各国还须获得国内的批准或核准。

《巴黎协定》共29条,包括目标、减缓、适应、损失损害、资金、技术、能力建设、透明度、全球盘点等内容。


根据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决定,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于2016年4月22日在纽约召集《巴黎协定》高级别签署仪式。此后至2017年4月21日,《巴黎协定》将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放供签署。

今年的9月3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中国加入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成为第23个完成批准协定的缔约方。

此外,大会还明确要求建立《巴黎协定》特设工作组,于2016年开始工作,为协定生效做准备,并为一些协定细则制定指南。

《巴黎协定》将在至少55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且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至少约55%)交存其批准、接受、核准或加入文书之日后第30天起生效。

关键词有哪些?

1.“资金”

后2020年气候资金安排将在2025年之前达成新的共同量化目标,这意味着中期资金数量仍然模糊,且有可能在2020到2015年出现断档。

不过资金议题积极的一面是设立了最晚2025年制定资金目标的时间点,并明确以1000亿美元为资金目标下限。

2.“1.5度”

在长期目标上,各国承诺到本世纪末将全球平均气温增幅控制在远低于2度的水平,并向1.5度温控目标努力,以降低气候变化风险;并邀请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于2018年发布关于1.5度目标的特别报告。



3.“全球盘点机制”

巴黎气候协议明确了从2023年开始以五年为周期的全球盘点机制(global stocktake),包含对减缓行动以及资金承诺等较为全面的盘点,促进未来各国逐步提升气候雄心,弥合实际气候行动与承诺的差距。

此外,在2018年建立一个对话机制(a facilitative dialogue),盘点减排进展与长期目标的差距,以便各国制定新的INDC。

4.“损失与损害机制”

损失与损害机制方面,协议明确了华沙损失和损害国际机制将继续进行,以回应发展中国家的诉求。但并没有新的国际机制,并强调这一机制不会成为任何责任或赔偿的基础,以回应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担忧。

5.“高雄心联盟”

1.5度目标的争论在第二周不断发酵,2020年前的盘点机制讨论也被不少外媒作为焦点,更吸引外界眼球的还有本周二开始形成并不断扩大的高雄心联盟(high ambition coalition)。



关于1.5度,IPCC的气候报告显示,无论是2度还是1.5度,从目前到2030年减排曲线都是趋同的,两个情景都需要尽快实现排放峰值并逐步大幅度减排。各方的立足点都是希望减排力度越高越好,而守住气候安全是努力的方向。

6.“行动派”中国

2014-2015年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名字与气候变化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关键时期,无论是中国提出争取在2030年实现碳排放峰值(2014年习奥会),还是全国碳市场启动时间表以及中国将为南南合作出31亿美元(2015年习奥会),都是由最高领导人宣布气候相关的重要承诺。



巴黎更是自1992年达成公约后长达20多年的谈判中,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首次出席全球气候大会。

同时也再次印证了,中国在气候议题上的姿态越来越开放与自信,在南北方国家之间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协调作用,促进不同集团阵营的互信与共识。气候外交、南南合作与中国建立负责任大国外交的战略相匹配。而中国的低碳发展和能源转型之路正愈加明朗,步伐也愈加坚定有力。

中国还要做什么?

应对气候变化,要求减缓和适应两条腿走路。

适应问题对中国而言也具有现实性和紧迫性。2013年7月,发改委会同环保部、科技部、国土部、财政部等多个部委组织起草了《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3-2020年)》,制定了适应气候变化影响的战略部署,2013 年底,发改委发布《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战略》。

总体来看,中国的适应工作尚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适应工作在机构设置、组织管理和工作内容上都还比较分散, 缺乏总体统筹、地方各级各部门的落地、以及与其他相关工作的衔接, 具体的资金、技术支持和保障尚未明确。

适应工作是长期工作,需要科学研究分析的有效指导,需要建立扎实的科研基础,包括全国性跨行业跨地区的气候风险分析和适应需求分析,以及定期更新此类基础工作及其相关机制。

在这一过程中,社会力量、科研机构、非政府组织等都应该在不同层面发挥重要的政策建议、科学研究和落地项目等作用。


中国将在2017年启动全国碳市场,运用创新的市场机制,以更低成本实现节能减排,推动中国实现国家自主贡献预案中的减排承诺。若要形成有效的市场机制取得实质减排,中国碳市场面临一定的风险和挑战,比如数据质量先天不足,潜在总量设定过松风险,经济增长空间的预留,与国家其他能源和污染治理相关政策的衔接考虑还有待完善。

为碳定价并形成有效的市场的初衷是实现温室气体的减排,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

然而目前的政策讨论仍在较小的圈子和较为封闭的状态,参与市场的不同利益主体多是体现商业利益的诉求。建立和运行全国碳市场需要全面思考和实践、多元参与和讨论、有效的市场监管以及社会监督,以确保市场的公平和有效减排。

展望未来,气候议题在内政和外交上的粘合性将越来越强。低碳发展以及向清洁能源未来转型的驱动力十足,尽管由于持续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阶段导致这一绿色转型进程可能不会一蹴而就。

但相信在政策、技术、市场和社会的多方合力下,中国将能够全面协调好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探索符合自身发展阶段和国家情况的转型道路,并为全球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转型提供支持和帮助,树立良好的榜样。

 

 

内容来源:金蜜蜂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承办单位: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040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