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CSR新闻2> CSR新闻2015

尽职调查:中瑞企业社会责任培训聚焦社会责任前沿议题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对中国来说还是一个新鲜词,但随着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通过的《受冲突影响地区和高风险地区矿业责任供应链尽职调查指导方针》和社会责任国际标准ISO 26000:2010《社会责任指南》,以及中国社会责任国家标准GB/T 36000-2015《社会责任指南》的发布,越来越受到关注。

聚焦“尽职调查”这个还未被中国广泛关注的议题,6月9日至12日,中国商务部和瑞典驻华大使馆在云南省昆明市主办“第十五期中瑞企业社会责任培训”,邀请从事企业社会责任研究工作的中外专家、学者和公司社会责任事务负责人就企业社会责任和产业转移、尽职调查案例分析、大型项目社会影响评价、基础设施建设中的儿童权利、政府推进企业社会责任实践等内容对学员进行了培训。来自上海、江苏、福建、广西、重庆、贵州、云南、甘肃、新疆等省、市、自治区省市商务主管部门、外经贸企业协会及企业代表70多人参加了培训。

什么是尽职调查?

GB/T 36000-2015《社会责任指南》对尽职调查的做了如下定义:为了避免和减小消极影响,在项目或组织活动的整个生命周期,针对组织决策和活动给社会、环境和经济带来的实际和潜在消极影响进行全面、积极识别的过程。

安永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业务总监侴景垚在分享尽职调查案例中指出,尽职调查一般由第三方发起,比如董事会、监管机构等,聘请专业机构对企业的商业行为进行调查,看企业经营是否合规,是否对环境和社会有不利影响,是否尽到相应的社会责任。做尽职调查首先要识别出企业的利益相关方,再通过评估企业的风险重大性和管理有效性,确定企业存在的风险源,基于数据和流程,分析企业存在的问题,从而影响企业的决策。

项目开展前要进行社会影响评价

尽职调查是对项目全程的管理,贯穿在企业运营的各个方面。而在项目开始之初,除了进行项目经济和环境的可行性评估外,还必须对其社会可行性进行评估,预先采取措施,减少对社会带来的影响,把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降到最低限度。也就是要做好“社会影响评价”。

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以及互联网时代到来的同时,群体性事件也在逐渐增加。从企业的角度,近年来,由于社会可行性问题引致项目失败的案例越来越多,如2012年7月四川什邡钼铜项目、2012年10月宁波PX项目、2013年7月广东江门核燃料加工项目等,均由于项目的安全性和环保影响引发了群众的质疑,遭到当地群众的强烈反对,引发群体性事件。“为维护群众合法利益,确保社会大局稳定,在群众不了解、不清楚、不支持该项目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叫停了这些项目。从表面上看这些项目是因为环境问题遭到反对,实质上是社会影响在起着主导作用。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社会责任办公室首席研究员梁晓辉博士介绍,国际上对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社会影响评价始于20世纪60年代。1963年澳洲政府把土著土地租给公司开矿而引起争议。人类学家调查受影响土著社区,政府和议会开始关注开发对土著的影响;20世纪90年代,世行、亚行、日本国际合作银行的大型投资贷款项目要求做社会影响评价;近十年来,世行、亚行、英国国际发展署、乐施会等积极促进社会影响评价和有关能力建设。国际影响评价协会出版了《国际社会影响评价的原则与指南》。”

在中国,2012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国家发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暂行办法》,对大型项目的社会影响评估提出了要求。在政府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和社会组织逐步认识和实施社会影响评价。

社会影响评价可以降低风险和成本

社会影响评价就是应用社会学的基本理论与方法,系统地调查与收集与项目有关的社会因素和社会数据,识别和评价投资项目可能产生的各种实际和潜在的社会影响,分析项目所在地的社会环境对拟建项目的适应性和可接受程度,通过利益相关者的有效参与,优化项目建设方案,减少以致消除项目的社会风险。

社会影响评价实际上是一种有效降低风险和成本的方法,对政府和企业的决策至关重要。对社会影响知道的越多,解决问题的成本也就越低。反之,如果不注意前期的社会风险评估,可能会削减项目效益,甚至超越项目带来的利益,危及项目的成功。比如已经开始建设的项目如果由于遭到群众抵制被叫停,前期建设的成本谁来买单?如果在项目建设初期,企业和政府不仅考虑项目的可行性,还考虑项目对社会带来的影响,与利益相关方充分的沟通后再开始建设,成本或损失会小的多。

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及推广中心主任于晓刚用亲身参与的项目向学员说明加强社会影响评价可以降低或消除群众的不满和不稳定事件的发生。漫湾电站的环评和社评采用参与式社会影响评价方法,历时30天,覆盖5个样本村,500名村民参与调研和整个社评过程,数据真实性、评价方法及结论得到利益相关方的认可,社会影响评价提交给政府后,政府进行了重新补偿,移民获得8000万再补偿,解决了遗留问题,得到村民的认可。

社会影响评价关注的是“人”

中国倡导“以人为本”、“群众路线”,强调人权的重要性。梁晓辉博士介绍,在社会影响评价中,国际最通行的也是权利/人权理论:固有权利或基本人权具有相当程度的绝对性,能够排除任何其他干涉——甚至于当这种干涉具有很强的合理性和公共福利意义。也就是说如果不能把人权问题解决好,这个项目再有意义也不能干。

同时,社会影响评价也是提高各利益相关方满意度的有效方法。大众流域的林扬老师讲到,社会影响评价不是表决机制,不是单纯的少数服从多数,而是一种管理方法,与持不同意见的少数人沟通,了解他们不支持的原因,有什么顾虑,通过改进方案降低项目对人的影响,消除他们的顾虑,尽量使各方都满意。

不是只有大型项目才需要社会影响评价

随着社会进步,和人民社会影响意识的提升,社会影响评价已不仅仅限于大型项目。美国2003年出版的《社会影响评价的原则和指南》中将其适用范围扩大到包含工程(Project)建设、政策(Policy)出台、规划(Plan)制定和项目(Program)实施四个层面,简称PPPPs。其中,政策的出台也要做社会影响评价,考虑对社会的影响,而不能“拍脑袋”。这与中国党中央提出的政策制定“以人为本”不谋而合。

企业是如何做的?

“移民”是大型项目建设中的难题,瑞典矿业公司LKAB全球采购亚洲区业务负责人Maria Lundgren向学员介绍了瑞典矿区移民安置的方法。在拆迁之初,企业考虑矿区开发对当地居民的影响,与当地居民充分沟通,给出多套移民方案供居民选择,提高大家的满意度。有的居民选择获得现金补偿,自行解决以后的住房问题,有的选择搬进企业在离矿区较远处为移民新建的房子,有的选择将现有房子连地基一同转移到新住址。

中广核社会责任经理娄云介绍企业在新工作开始前考虑对社会影响的重要性。他说,五年前中广核搞常规消防演练,周边居民看到消防车的驶入和各种设备的运进,产生了恐慌,以为核电站有了什么问题,要发生危险,纷纷来了解情况。现在,中广核每次演练前,提前通过广播、公告提前和周边居民说明,让大家了解情况,得到群众的支持,减少了不必要的纠纷。

中国“走出去”企业怎么做?

2014年,中国境外投资总量第一次超出外资引入,被称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元年。中国企业大规模“走出去”将称为不可阻挡在趋势。

海外,企业从筹建、运营到退出的过程中,都面临这更多的社会风险,应该充分重视社会影响的问题,尽早认识和防备相应风险,只有被当地认可,才能拓展更多的业务。

商务部综合司副司长宋立洪在讲话中提到,“中国企业要走出去,必须要增强自己的实力,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履行好社会责任。中国企业不仅要成为一个盈利的公司,还要兼顾对股东、消费者、供应商、社区等所有与公司成长利益相关各方的责任,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公司。”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承办单位: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04093号